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家队征文优秀作品之于颂:愿梦想照进现实

国家队征文优秀作品之于颂:愿梦想照进现实

2016-02-22 13:10:00    中国柔道协会

  徐静蕾有部电影叫做《梦想照进现实》,我很喜欢,单单喜欢这个名字,梦想和现实,这是多么富于思辨和对立色彩的一对词语,我一直在考虑梦想和现实的问题,梦想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梦想和现实,一个在云端,一个在地面。

  很久以前,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记得有一年观看奥运会,我看到运动员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双手放在胸前,眼里满含着热泪,注视着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全场中国人高唱国歌,那场景太激动人心了,那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当时就想,如果能有机会让五星红旗因我而升起,那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情。于是,我梦想着有一天我也能够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在奥运会的赛场上赢得属于我的那份荣光。

  但那时参加奥运会真的是我的一个纯粹的梦想,一个小女孩的天真想法,过于天真,乃至于我当时根本就不会想到这梦想有一天会成真。当我提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甚至还有一点疏离的感觉,有点恍若隔世的幻觉,我真的能参加奥运会了。

  一路走来,其中的艰辛可能除了自己别人很难体会,无论顺境还是逆境,即便是伤痛折磨亦或身心疲惫,从未懈怠,不言放弃。乃至我没有机会静下来梳理一下我这些年走过的历程。我从一个新人慢慢成长为世界冠军,世界第一。这其间,我几次受伤,极度想过放弃,但唯一不变的是我心中的奥运梦想,那种为国争光的决心。正是这种梦想和信念支撑着我走了下来。其实作为一名中国运动员是十分幸运的。从体校到省队,再到国家队,无数的人帮过我,鼓励过我,才能让我走这么远,我很清楚,作为一个运动员能走到现在的凤毛麟角,这其中除了我本身的坚持之外,更是一种运气,感恩国家培养,感谢各级领导的支持,更感谢国家队教练组对我的器重。我父亲是个画家,对我的教育和性格培养一直遵循理性客观、因材施教的原则。我小时候,他希望我学画画,但是后来发现我真正喜欢的是体育时,他就忍痛做出了调整。爸爸经常说:“最重要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也正是由于他在人生观、价值观上的正确引导,我的心理素质特别过硬,在比赛中心态平稳,善于分析,处理问题坚决果断。

  对于我的“奥运梦”,老爸是全力支持的。记得13年全运会前,爸爸陪我到日本进行了两个月的训练,被徐教练称为“革命家长”。为了鼓励我,他重拾画笔,一幅《夕阳》在全国画展中拿到了银奖。这是老爸在“刺激”我,他用实际行动来鞭策,鼓励,表明只要肯拼搏,没有什么不可能。

  屈指算来已有十年。十年的风风雨雨里,我经历过失败和伤痛,有也品尝过成功与欢笑,无论多难,梦想仍在。在教练们的辛勤培育下,在队友们的帮助支持下,我坚定信心,脚踏实地,刻苦训练,先后参加了世界柔道大奖赛、亚洲柔道锦标赛、世界柔道大满贯赛、世界柔道大师杯赛、世界柔道锦标赛,使自己在国际大赛上崭露头角,奥运积分暂居优势地位。

  通过国际大赛的磨练,我的综合实力和自信心得到提升,但也暴露了一些缺点和不足,为我今后的努力指明了方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光有目标是不够的,如何刻苦训练,不断超越自我,才是未来几个月的重中之重。我一定按照教练组的计划,从每天做起,从每时每刻做起,确保高质量地完成。不仅要加强技术训练,更重要的是加强专项体能和专项力量的训练。“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尽管我现在排名第一,但应该清醒的认识到,我的成绩越是优秀,研究我的人就会越多,我在明处,别人在暗处。古巴,日本的几个选手实力极为强大,技术娴熟,她们是我里约夺金的巨大障碍,她们的存在对我来讲既是压力,又是动力。我的前辈们给我树立了好的榜样,她们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前有强敌,我只有不断进步,不断提升自己保持状态,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习近平总书记说得好,打铁还须自身硬,只有自己无比强大才能经受的起各种各样的考验。里约是一个大考,一个不容有失的考试,作为学生,只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才有可能交出满意的答卷。

  学习落实刘鹏局长在2016里约奥运会冬训动员大会精神,以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为指引,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体育工作的重要指示与要求,以最昂扬的精神状态,最坚定的决心信心做好里约奥运会备战工作,全面进入倒计时备战工作状态。

  “更快、更高、更强”,这句奥林匹克精神的真谛就是我们这个冬训的主旋律:短短的六个字,含义却非常丰富:在竞技场上,面对强手,要发扬大无畏精神,敢于拼搏,敢于胜利;对于自己,永不满足,不断地战胜自己,冲击新的极限。这句口号还鼓励我们,生活中发扬奥林匹克精神,大步前进,超越自我,保持勃勃的生机和朝气。奥运会是世界性的体育比赛,象征全世界人民的和平友谊、团结互助,用竞技的形式来实现不同地域不同种族的人类之间的相互交流。这就是奥运精神,因为尊重,因为神往,因为梦想,所以毫无保留,全力以赴。

  在青岛的时候我时常去海边,大海的蔚蓝和太阳底下滚滚的波涛让我感到海的辽阔,感慨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北京的时候我常常去故宫,我惊讶于古代建筑的精美和古朴,感叹于我们祖先的智慧。我深深爱着这个国家,爱着她的一切。我认为人是有标签的,我,于颂,来自中国山东青岛,这可能就是我的一个标签,但一旦到了奥运赛场上,一切我的私人标签都会不再存在,它们都将让位于我胸前的名字:中国。到了赛场,我就代表了我身后的这个国家,这个养育了我培养了我的国度,我没有理由不去回报她,没有理由不去为了她拼搏,奥运金牌就是我回报她的最好礼物。

  2016年我就整整三十岁了,古人说三十而立,不知这是不是一个巧合,三十岁,是人生一个比较好的年龄,既不青涩又不老迈,对于柔道运动员来讲,这也是出成绩的黄金时期。人最幸运的就是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情,也许上天赐我一个机会让我在最好的年华里完成自己最该完成的事情。

  人生能有几回搏!三十岁,里约,这可能是我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奥运会了,十年磨一剑,里约就是我的战场和梦工厂,我没有理由不努力,没有理由不拼命,我也充满了力量,我也有这个能力,为了一直支持我的我的家人,悉心培养我的教练,和我共同战斗的队友,时刻关心我的中心领导,更为了我深爱的祖国,在里约,我愿搏上一切,用我的热血和汗水,用奥运金牌,让我的梦想照进现实。

  2016,里约,我来了! (于颂)

责任编辑: 郝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