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 精力善用 自他共荣----柔道

精力善用 自他共荣----柔道

2014-09-25 15:39:00    中国柔道协会

  这一次嘉纳也非常幸运。众所周知,强者更能走运,因为只要不停的寻觅,总会找得到。矶正元成为他的师傅,他在天神真杨流派大师中排名第三。当时,矶正元已经62岁了。此人个子不高,外表孱弱,身材与自己的新弟子十分相似。他具有独特的人格魅力,性格坚毅,熟练掌握柔术技艺,周围人对他总是由衷的尊敬。后来,柔道创始人对在这所学校的训练给予非常高的评价,他认为,任何人在完成和展示肩锁动作时,都没有像自己的导师做的那样棒。矶正元两年之后离世,也将自己的文件都留给了弟子。

  嘉纳治五郎的命实在是不错,在初期他就有了若干位好老师,其中第一位是搏击实践上的流组,而第二位是培训技术的流组,在天神真杨流派中,嘉纳获得“师范”(大师)的称号,并且这段时期对他来说算得上是富有成效的。每日清晨他早早起床,伴随着东升的旭日开始习武,然后去大学上课。上完课后他又回到训练大厅,以便自己教授数组初学者学习动作。1881年,当矶正元生病时,嘉纳治五郎遇到了来自起倒流派的常俊井久保,该流派于1670年由金门寺田创立。于是,嘉纳便第三次更换了自己的柔术师傅。井久保过去曾是一名武士,在幕府传授柔术多年。命运之神降临到他的身上,流组可以更多地展示自己,保留着正如现在所说到的很好的运动形式。这位前武士生活窘迫,直到临终的那一天都保留着对柔术的信念。这位新任弟子不仅从他身上学会了优美的动作,还学会了坚强和顽强地生命力。嘉纳把实践课和研究柔术的手稿结合在一起,其技艺更加复杂并且在研究时奉献全身心的力量。仅仅过了一年,导师不得不承认,“我再也没有什么可教授你柔术的了……”。

  很快试验的时间到了。东京大学校长按照惯例邀请不同运动科目的代表参加展示活动,目的是在年轻人之间宣传体育教育。例行的展示活动在新建的大礼堂内举行,礼堂内容纳了数百观众。此次邀请了柔术学校的学生参加,由80高龄的户冢导师率领。

  当时柔术并没有竞赛规则,可以使用任何抓握动作完成对决,失败方是背部挨地,宣告自己失败,或者不再有继续能对决的人。对决的时间也没有限制。在完成表演节目后,户冢流组问旁观者:“有谁还想来比试比试?”嘉纳治五郎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考验自己的机会,并且是挑战最强壮的同学来比赛。克服高大健硕对手的所有尝试均以失败而告终。此人不但力气大,而且搏击的技法高强。即便如此,嘉纳治五郎也被视为胜利者,因为他以自己的勇敢和技能而受到大学领导人,甚至是已经丧失信心的年老的流组的称赞。此次交锋成为后来在战斗技巧领域继续工作的动力。

  尽管大学的学业十分繁重,但是嘉纳从来不放过每一次训练。1882年夏天,他获得了文学教师毕业证书,这在当时已经近乎于日本社会高级知识分子的代表了。嘉纳决定继续贵族学院的学业,以便将来能够在国家公职位置上有好的发展仕途。但是由于对于柔术的痴迷,柔术早已经成为他毕业的事业并在逐步的改变着他的命运。

  当年2月,嘉纳与几个同学在永昌寺寺庙开立了自己的学校。这就是如今世人皆知的讲道馆。讲道馆在当时分布在4个场地上,其中最大的一块场地面积4×6米,就在道场中。学校设立的第一年仅有9名学生。这位出任教师用于购置这些小场地装备的资金实在有限。嘉纳用为教育部所定的英文书籍《道德论》翻译所赚到的稿费,筹到了所需数量的经费。

  讲道馆学校成立的日期与柔道的诞生日是同一天。柔道是由嘉纳治五郎在古老柔术基础上创立的、旨在培养日本青年人的独特系统。这套在体力和道德上更加完善的系统,不仅具有实用功能,而且具有教育功能,并且其教育功能比培训功能重要得多。道场与神社的主殿相连,墙上挂着追悼死者的小木牌。当搏击进行的频率过于频繁时,地面的震动会导致小木牌相互之间敲击碰撞。每逢夜晚,这会让人感到像是神秘的神灵在跳舞。在这种非同寻常的环境下,小木板坠落的声音,有时是被折断的地板的咔擦断裂之声(这些地板都经受不了下落身体的猛击),会引起偶尔来此的信徒的一哆嗦。在训练结束后,嘉纳老师在地板上爬行,用毛巾把头部包裹起来来绕开接的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他这样做是为了加固房梁、更换破损的地板。第二天又重新开始。

  当年,嘉纳把时间分配在佛学见习和科研工作上。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与自己的弟子一起在神社度过,在这里吃饭、缝补和修改训练服、聊天和做功课。同时他也担任著名的皇家学校教师的职务,在该校学习的孩子都是特权人物的子弟。上课从每天一大清早就开始。每天的下午嘉纳会完全献给柔道。然后写笔记,并且准备次日的计划,翻译外文文章,有时在那里一直坐到后半夜。

  前来参观嘉纳训练的许多人都是社会上的重要人物,有些学生来自名门望族。和尚和附近居住的居民感到惊讶,经常会看见部长们的马车就停在寺庙大门口。这些人的拜访都与嘉纳治五郎本人以及他所研制的柔道体系有关。即便如此,显而易见的是,和尚们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有一次,寺院主持来到道场,观察流组和他的弟子们进行繁重的练习,之后他们话里有话的说:“尽管嘉纳治五郎年轻,的确是位杰出人才,他唯一不足的就是对柔道的热情。”导师井久保一天来校两次,有时甚至是三次。对决立刻就变成非同寻常的顽强了,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最终他们要求嘉纳治五郎的学生们另觅其他地方用于训练。

  1883年2月,讲道馆离开了永昌寺寺院,搬到一个非常简陋的地方,新的大厅内放不下所有的榻榻米,因此嘉纳建了座小房子,这座小房子与围栏并排,让人感觉更像是一座小窝棚,尽管非常宽敞,但是由于寒冷和潮湿根本住不了人。一年之后,他弟子的数量急剧增多,流组本人和他的弟子们非常高兴地获知他们将迁到新训练大厅。当年,嘉纳为讲道馆学生制定了行为准则。最先滴血签字的人为:富田常次郎、西乡樋口、西乡四郎、江湖山横山、义明山下。

 3/6 << [1] [2] [3] [4] [5] [6] >>
责任编辑: 郝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