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历史 >> 精力善用 自他共荣----柔道

精力善用 自他共荣----柔道

2014-09-25 15:39:00    中国柔道协会

  在群众的观念里还存在着缪误,认为梦寐以求的黑腰带是最有威望的。实际上,最高的水平(严格意义上讲的就是“称号”)为红腰带。尽管嘉纳治五郎本人在生命的最后岁月中又重新戴上了白腰带,借此来强调他所造成的武力技艺秘密的深度和无限性。时至今日,在欧洲,适用下列颜色升级来确定柔道运动员的技术水平,你只要看到柔道运动员身上的腰带,就可确定他的技艺水平。首先是分为6个级别的学生分级:6级为白腰带,5级为黄腰带,4级为橙腰带,3级为绿腰带,2级为蓝腰带,1级为棕腰带。此后是10各级别的大师级别,即“段”,前五个级别的人带黑腰带,他们中的级别通过腰带一角上的横向白色镶边的数量加以区别。6—8段系红白色腰带,9—10段系红色腰带。

  随着时间的流逝,与辉煌成绩一起出现的还有大量的问题,这些问题与柔道运动员培训的管理和组织相关。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国外,柔道运动员的数量与日俱增。从1909年起,嘉纳治五郎不得不对考入讲道馆及其分校的学生收取入学费用,并且对那些想要完善自己技能水平的人员收取考试费用。

  由于嘉纳载体能培养问题上视野开阔,所以他并不局限于一种运动项目,尽管这个项目是他的最爱。他还有其他功劳,他设立了日本田径联合会,后来该联合会成为国际田径的会员。1911年成立的日本体育爱好者协会也与嘉纳的努力密不可分。这位众多运动项目的大力宣传者所拥有的威望使他于1912年成为日本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并且成为日本首位国际奥委会的代表。

  1922年嘉纳成功的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即以柔道原理为基础组织了讲道馆文化协会。10年之后,嘉纳治五郎被正式任命为体育文化部长。在此之前,柔道学校的在校学生将近12万人,其中一多半的学员系有黑腰带。

  1938年在开罗召开了奥林匹克运动会筹备大会。嘉纳功不可没,因为即将举行的下届奥运会应该在日出之国举行,并且柔道项目已经被列入到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中。当时有一种议论,说是嘉纳本人并不愿意这样做。但这种看法并不可信,只要认真分析一下就会明白,这位教授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孩子—柔道得到奥林匹克认可之后会给世界带来多大的好处。

  在乘坐“冰川丸”号油轮返回自己的祖国后,嘉纳身患重症肺炎,1938年5月4日,这位大师与世长辞。

  在自己生命中的最后几天,嘉纳仍旧在讲授柔道,每天去讲道馆不同分校的道场。事实是,他不仅是个理论家,而且是个非常棒的实践者,无数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非常遗憾的是,柔道创始人没有等到他的孩子真正变成群众性运动项目的那一天。如今这项体育项目在全世界广泛普及,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数以百万的不同年龄层次的人都在从事柔道项目。看上去,创始人的愿望是得以实现了。但是嘉纳治五郎很少将自己的系统作为一种体育项目来进行考虑,尽管他知道年轻人对比赛的钟情,将会引起人们想方设法衡量自己的力量并展示自己最佳的一面。暮年时,在观看一场比赛后,嘉纳治五郎极度失望,他把参赛队员叫到一起训斥他们:“你们在战斗的时候都像逗小公牛一样,使用头上的角在互相撞击。今天我从你们的动作里没有看出哪个动作经过推敲,也没看书来美观。我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教授过此种柔道。如果你们所有人想到的仅仅是用蛮劲战胜对手,那么我们柔道讲道馆也就走到头了。”

  今天柔道的运动含义占了上风,并且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唯一的含义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柔道”这个名词所包含的意义,早已经远离了当初其创始人所想象和建立时的初衷了。嘉纳治五郎的理论研究和哲学思维都已经不合时宜。我们见得到的仅仅是冰山的顶峰,而且只是顶峰,并且其随着时间的推移,该顶峰已经改变了自己的外形轮廓,拥有了全新的外廓,与最初的形式已经完全不相同了。嘉纳将柔道技术视作在达到道德理想道路上自我完善的手段。呜呼,如今评判的结果就是臭名昭著的进球,得分和计秒,这些东西给我们本国的体育运动带来许多灾难,甚至在柔道的故乡日本,世界榻榻米上的威望问题,已经将进一案这位伟大的启蒙家所遵循的那些思想排挤到此要地位了。

  每逢重大赛事后,国际柔道联合会发行录像带,上面记录有开幕式盛况、队员颁奖仪式,以及最有趣的搏击瞬间。一些镜头拍摄于1989年世界锦标赛,记录了日本代表古贺站上了领奖台的最高一级。他在通往金牌的路上展示最高技艺的同时,也让人感到折服的是,在决赛结束后,这位世界冠军哭了,用和服的袖子擦去如泉涌的泪水。他旁边是一位瘦弱的、执行裁判任务的姑娘,这是一个人的正常反应,因为它所有的力量,包括体力和道德力量,都奉献给搏击。这是一个普通人的情感,对于其他运动项目来讲,也是自然而又习以为常的,但对于嘉纳治五郎构想中的柔道来讲,又不完全事宜。

  作为武士道传统的后继者,嘉纳博士在自己的理论研究中,已经远离了18世纪禅宗创始人泽庵的思想,这种思想在起倒流派奠基者所提交的两份秘密论文中得到阐述。泽庵坚信,将坚定的精神和集中的意志与自然自由的运动相结合,便可达成胜利。内心的“空”/漫不经心的意识、分散的注意力、内心一片寂静、极强的自制力,这都是素质,它们可保证对决艺术的信徒获得胜利。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情感将无立锥之地。

  现在我们还有什么?柔道技术?是的,毫无疑问。但是,嘉纳治五郎所理解的柔道精神已经不复存在。这是不好还是好呢?对于这一问题,没有唯一的答案。世界在变,人们在变,而柔道也在变。

  讲道馆文化协会的座右铭是:“最富有成效地使用力量”和“相互的幸福安康”,嘉纳治五郎将它们视为包罗万象,并且计划将它们运用在经济、政治,以及社会关系领域中。

  嘉纳治五郎编写了自己的哲学著作,即《贵地》(团结储藏地)。通过柔道训练来使每一个人强身健体增强精神,应该会促进全社会的繁荣。嘉纳以下面的方式来解释“相互的幸福安康”:

  “如果从全球团结和事物联系的角度来看待问题,那么目标和相互的幸福安康,都应该属于手段,也就是属于最有成效的使用力量。尽管在此似乎是两个概念,但实质上,它们都在体现着同一个学说,即包罗万象的团结,在这种团结中,最富有成效地使用力量适用于人类活动的所有领域,别无他说。”

  在此方面,嘉纳表现得像一位古老东方传统的哲学—宗教学说的教授,并且这一学说与对决艺术的实践紧密相关。现在,这一原则只是宣称,似乎存在此种比赛活动之外的某种东西,而现在柔道正是体现着这种比赛活动的。

  讲道馆现在位于歌舞伎町的小菅大街上,实际上是座七层的楼房,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道场(面积为1000平方米),带有5个中性和小型训练厅,可同时容纳数百人再此训练,还设立自己的科学研究院,研究许多套男子和女子柔道的动作和自卫术。

  在奥林匹克的地位,将这种最初是作为决斗项目的实用性排挤到次要地位。鲜有人知晓的是,如今在比利时、德国、法国等国的执法部门,保安人员必须学习柔道、柔道传统技法。如果不是专家的话,是难以分清其与柔术的区别。柔道的分支独立存在,与讲道馆里柔道的区别非常大。但是尽管如此,这是一种极富攻击性的系统,包括使用古典兵器,是实战条件下非常有效,这样不得不令人想到作为柔术改革家的嘉纳治五郎所提出美好设想的影响。对于手指关节、眼睛、嘴、鼻子的攻击不被允许。绞技动作只能借助于比赛服来实施。

  奥地利防身术联盟推行着独特的柔道体系。这套体系实际上是一种双人游戏,这种游戏是在有韵律的大鼓的鼓点下,或者是在鼓和风笛的录音声中来完成。事先约定好的伙伴们的动作,都使这种场面转化成舞蹈艺术作品了。当然,此类体育项目的实用性已经不重要了,游戏者在长时间做此游戏后(有时时间长达三个小时,已经到了筋疲力尽、只是条件反射的完成动作的地步),这会给游戏者带来极大的心理放松,具有抗紧张、减轻压力和消除疲劳功能。

  柔道将不同民族、不同爱好、不同信仰的人们团结在一起。柔道的多样性是每个人都在此找到他所要的东西。关于柔道还有无数的话题能够写,为其画上句号还为时尚早,因为这个题目永远会无穷尽,柔道的百年史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新柔道迷们。

 6/6 << [1] [2] [3] [4] [5] [6]
责任编辑: 郝铮